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正文
百亿私募正心谷被举报!有人投入全部身家 5000 万亏掉 1000 万得
发布时间:2022-01-09        

  宣传资料上那个 32-48 岁一直优秀的成功投资人林利军,到 2021 年 48 岁时,他的投资能力突然丧失了?

  近日,一封名为《关于正心谷违规操作》的投资人联名举报信在私募圈中广泛流传,直指百亿私募正心谷资本及其创始人林利军。

  举报信指出,正心谷旗下产品疑似存在 代理基金经理 、高位接盘、做老鼠仓、输送利益等情况,并提出 强烈要求林利军近期安排产品说明会,回答投资人的问题,给予投资者合理解释 。

  随后,正心谷回应媒体称,举报信中部分内容不实,且举报人的诉求为保本退出,显然不符合相关规定。

  针对该回应,有正心谷投资人于 1 月 5 日发布文章《投资人代表九问正心谷》。当天,红星资本局先后联系到了举报信的起草者之一唐宁(化名)、普通投资者王明(化名)。

  信中称,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,正心谷私募产品净值已下跌到 0.66,三百多亿的产品给投资者造成了百亿亏损。

  2021 年 2 月中旬各渠道产品开始运行时,一周内完成建仓并满仓运行,高位接盘牧原股份(002714.SZ),兴业银行(601166.SH)等;

  src=src=三季度再次调仓,高位接盘云铝股份(000807.SZ)、神火股份(000933.SZ)、山东海化(000822.SZ)、中泰化学(002092.SZ)等周期化工股且持仓板块高度集中,导致产品在 9 月份两周内暴跌 15%;

  src=src=src=src=在四季度新能源板块整体进入调整时,又买入前期已经涨幅过高的新能源上游企业股票;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,净值已下跌到 0.66,基金整体亏损已达到了百亿元左右。

 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举报信中列举的几家公司及接盘时间,确实均为股价高位,之后跌跌不休。

  1 月 4 日,正心谷回应每日经济新闻称:目前已与举报人取得联系,他们的诉求是保本退出,但这显然不符合相关规定。实际上,鉴于 2021 年产品净值出现较大回撤,公司已经做出了相关举措,另外林利军也有非常高金额的跟投。

  1 月 5 日,一位自称举报信起草人之一的钱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,已针对正心谷的回应,整理出一份《投资人代表九问正心谷》,具体问题如下:

  ①你们是如何认定举报信作者是那个 借钱投资的 ,要求 保本退出 的投资者?

  ②投资亏损后,基金经理林利军是否对投资人有基本尊重,是否曾做过当面沟通,何时何地何渠道?

  ③是否在创新成长净值就为 0.871 时,向全渠道虚假宣传 几乎所有产品都在净值以上 ,是否存在这个事实?

  ④说举报信信息不实,那为什么在各个渠道甚至私募排排网都停止更新持仓和净值?

  钱先生还表示,正心谷所称的投资人和部分聊天记录截图,根本不是举报信的作者,也不代表举报人诉求。 正心谷回应里的聊天截图是 12 月 1 日,但是那封举报信是 1 月才写的,和举报信有啥关系啊! 钱先生说道。

  1 月 5 日,红星资本局多次致电正心谷官网披露的座机号码,但均无人接听。

  当天,红星资本局先后联系到了举报信的起草者之一唐宁(化名)、普通投资者王明(化名)。

  唐宁:我是 2021 年 1 月在某个券商渠道购买的,买的是正心谷檀线 年软封闭。(注:2 年硬封闭 +1 年软封闭,指的是产品前两年是封闭式管理,不可赎回,第三年可以赎回,但要扣除 2% 的费用。)

  王明:我是 2020 年 9 月在某个券商渠道买入的,买的是正心谷(檀线 年软封闭。

  (注:公开资料显示,正心谷创新资本创始人林利军 2004 年筹备创立汇添富基金并担任总经理,时年仅 31 岁,是彼时业内最年轻的基金公司 一把手 。2015 年,在掌舵汇添富 11 年后,林利军卸任汇添富总经理一职,创立正心谷创新资本。)

  我是老股民了,我预判 2021 年、2022 年的行情不会非常好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选择的投资就是相对比较保守的,所以选择了这款产品。

  王明:当时券商那边给我推荐的时候非常热情,把产品描绘得很好,我看林利军的履历也确实很厉害,他最打动我的点是控制回撤的能力,结果现在恰恰相反。

  唐宁:2021 年 2 月,基金普遍都在跌,这个产品暴跌我也可以接受,因为跌下来总会有再涨上去的时候。到 4、5 月,大盘企稳了,医药、白酒都在反弹,还有 2021 年的核心主赛道——芯片、军工、光伏、新能源车等等,有的基金甚至是翻倍地在涨。

  结果我看正心谷的月报,他们明明也有持仓这些板块,但净值没有反弹,就一直趴在地上。到了 2021 年第三季度就更离谱了,产品的持仓换到之前已经涨到高位的化工和周期股,我记得 9 月暴跌了 15% 左右。现在产品的净值已经跌到 0.67 左右了,相当于我投入的 200 万元只剩下 134 万元左右了。

  王明:在买入产品以后,我向我购买渠道的客户经理提出过两次质疑,一次是在 2021 年 3 月,一次是在 2021 年 7 月。

  2021 年 3 月,我看产品净值和月报里的持仓走势完全不符,跟客户经理提出过一次质疑。当时,正心谷的营销总监回复这位客户经理说, 市场就这样,大家都很差,谁也别说谁 。大概是这个意思,给我的感觉是很不专业。

  因为他们每个月都会出月报,但我感觉产品的月报内容和净值的关联性很差,比如说上个月有某个板块的持仓,这个板块在上个月明明涨得很好,但就是亏钱。

  到 2021 年 7 月,我又因为这个事情找过客户经理,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目前,我持有的这个产品的最新净值是 0.86,大概亏了 14 万元左右。

  唐宁:因为经历去年一整年,我们发现正心谷的产品都在高位接盘,几乎每一个季度都在高位接盘,而且是精准接盘。比如说三季度高位接盘化工和周期股,四季度又高位接盘新能源股。

  我属于比较敏感的投资者,在发现不对劲后,我通过北京金融圈某机构的一位高管朋友打听到:林利军从头到尾都没有管过私募,而是从外面找人来管理的。据说,这些从外面找来的 代理基金经理 流动性很大,其中有一个关键人物在 2020 年离开了,这也是为什么正心谷的产品在 2020 年和 2021 年业绩差别那么大的原因。

  唐宁:在 2020 年 9 月出现暴跌以后,我们投资者都非常不满,正心谷一直没有正面回应。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,我所在的那个渠道当时承诺林利军会在 2020 年 10 月 13 日出来沟通。

  因为他是基金经理,他最清楚基金的运行情况,为什么涨?为什么跌?他应该能跟我们讲清楚,结果到沟通会的那一天,只提前 1 分钟通知我们说林利军有事来不了,换了两个人来。

  而且在沟通会上,连提问都不允许,投资者都非常不满意。那两个人说的话也非常无意义,他们强调的就是:他们做得都没错,他们投资团队做的工作都是对的,错的是市场。

  王明:我们只能通过渠道和正心谷沟通,但我的客户经理也比较无奈,问不出来什么。

  红星资本局:投资者成立了一个维权群?群里大概有多少人?受损情况都怎么样?

  唐宁:我投入的 200 万元还不算多的,有人是把全部身家 5000 万元全部投入,一下子亏掉了 1000 多万,现在这个大哥已经得抑郁症了。我都没有拉他进群,就让他好好养身体。

  我们这个群是 2021 年 12 月底建的,不到一周已经有 100 人左右。大部分人都是把有规划用途的钱放进去,比如准备买房、准备给孩子留学的钱,结果现在这笔钱也没有着落了。

  有一对小夫妻本来想买房的,但他们觉得这两年不是买房的好时机,投了 300 万元在正心谷的产品上,现在还在租房,但 300 万已经亏到只有 200 多万元了。

  唐宁:我们希望林利军出面,和投资人平等沟通,再谈后续如何处理。我们买到现在,竟然连一次林利军的面都没见过,太神奇了。

  王明:大多数投资者是想林利军出面,给一个合理解释,把 2021 年的操作公开,再来做后续的打算。我个人的话,对他们的能力、道德方面都有所质疑了,想认亏走人。希望他们有点人性,可以分批开放赎回吧。